当前位置:首页 — > >>统战往事
宏深誓愿振道风 体悟自然兴宗门
点击数:24414   

——改革开放以来纯阳观的复观纪实

潘志贤

 

纯阳观是广州市现存最大的道教宫观, 汉代杨孚、宋代崔菊坡、清代岭南画派开山鼻祖居廉、居巢等名人均在此设帐讲学。道光四年,清代岭南高道李明彻祖师在此地正式修建纯阳观,并于道光九年(1829年)全部建成。据《鼎建纯阳观碑记》拓本记载,当时建有大殿一座三间,东西廊房两间,正殿拱蓬一座,拜亭一座,步云亭一座,灵官殿一座,东客厅一座,左右巡廊两道,库房一座, 内有阁楼,后有云怡轩一所,四面巡廊,西厅两间,朝斗台一座,上有亭阁下有石室,云厨两间,头门一座,四面围墙连接,连买山场建造。然而历经抗日战争、文革等系列社会动荡,纯阳观早已岌岌可危,到处是一片残垣败瓦的萧条景象,昔日蓬莱仙山的风光早已不在。1987年落实宗教政策,从民政学校收回时,观内仅存山门、灵官殿、拜亭、大殿以及朝斗台。 

纯阳观历史房产问题解决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宗教活动得到了恢复,广州道教事业也重新获得生机与活力。1987年成立了广州道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爱国宗教组织——广州市道教协会,广州的道教活动场所陆续恢复和开放。

然而纯阳观的复观工作一直受困于房产问题。当时,新滘公社革委会和省荣誉军人学校革委会签订《互让房产协议书》,新滘公社革委会同意将文化大革命中接管、使用的封建财产漱珠岗庙堂一座和附属建筑物让出, 并划界,界内的土地、房屋全部转让给省荣誉军人学校做病区用。1980年3月10日,署名为广州市城市规划局广州市文化局的《对在漱珠岗文物保护范围私建的处理通知》中试图解决这一问题。通知首先认为征用漱珠岗文物保护范围的土地违反国家文物保护条例,此地将根据文物保护的需要分期收回。1983年省民政干部学校占用漱珠岗纯阳观全部房地,省民政厅还两次向市文管会申请,要求在漱珠岗范围建民政干校教学大楼,市文管会两次复函他们,不同意在漱珠岗文物保护范围建教学大楼和附属设施,要求省民政厅作出限期退出的安排。1984年,市规划局批准省民政学校另建新校址的要求,但新址落成后,学校迟迟没有搬迁。直到1988年6月,市人大视察,市办公厅两次召开会议,要求有关单位须于当年年底退还纯阳观房地通知。在各方面的努力下,1992年底,省民政干部学校正式向市道教协会移交原占用漱珠岗纯阳观的全部园林、房地,此举使多年来遗留的落实宗教房产政策问题得以彻底解决。纵观纯阳观地产回收的过程,其实质上也是政府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具体落实的过程。 

纯阳观重修

我是1983年在广州三元宫入道出家的。1984年被选送至中国道教协会道教专修班(中国道教学院前身)深造,学成归来在三元宫继续修道。1998年任纯阳观都管,2001年被推举为纯阳观住持。自从担任住持之后,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更重大了,如何振兴道业,如何传承和发展道教文化,如何开展纯阳观的重修工作,是我一直苦苦思索的问题。

纯阳观是广州市改革开放后第二个开放的道观,1987年,纯阳观恢复宗教活动,并成立漱珠岗纯阳观重修委员会。1997年,广州市道教协会重新成立纯阳观重修委员会,并且向规划局申请补办建设用地红线范围,其后向市国土局、市规划局、市文化局、市宗教局、市拆迁办理建筑开工各种手续。2001年,我被选为纯阳观住持,标志着纯阳观大规模重修工作的开始。

由于原有的殿宇多数已被拆,现存的殿堂浅窄、残旧不堪,已远远不能适应举行道教活动的需要,而且占用单位所建的违章建筑与道观建筑风格极不协调,使具有近两百年历史的古观失去原有的历史风貌。

2003年,在广州市、海珠区等各级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纯阳观的大规模重建工程正式启动。纯阳观重建之时,最大的困难是恢复原貌。当时许多殿堂都已被拆除,在恢复的过程中一方面要重新按照道教传统和岭南风格特色来设计,另一方面要考虑殿堂与周边自然景观相匹配。每天都要与设计施工人员反复商讨才能定下设计方案。复观之路可谓困难重重,但自己和全观上下始终没有气馁。

重建是一项耗时耗力的巨大工程,单凭一颗赤诚的心还不能顺利完成,它还必须具备其它条件。首先是资金,国家规定宫观要实行自养,所以纯阳观重建的资金都靠自筹。一方面,纯阳观在兴建祀灵庄后,在实现自养的同时还积累了一部分资金;另外纯阳观还通过募捐倡议的形式争取更多信众和各界人士对重修工作的资助。

基本的经济条件具备之后,各种建筑手续的报批问题又成为道长们的主要工作。这些手续涉及多个政府部门,如规划局、国土局、拆迁办、文化局和民族宗教局等。其程序基本是:和建筑设计公司合作拟好重修规划——将规划上报民族宗教局和文化局等待批准——讨论各单体建筑设计要点并拆迁旧楼——正式报建。前往规划局、国土局等办理各种手续—— 纯阳观管理小组成员兼顾负责重修纯阳观办公室的日常工作。在市、区领导的重视和关心下,在市民宗局的积极推动下,在市、区有关部门的支持下, 2002年1月16日纯阳观举行了重修纯阳观奠基仪式,直到2008年末新餐厅的落成,历时多年的纯阳观重修工作基本完成。时至今日,纯阳观自筹资金先后修复了纯阳宝殿、灵官殿、钟鼓楼、山门、文昌殿、慈航殿、华光亭、凤凰亭、元辰殿、明彻亭、自然堂等道教宫观建筑。

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纯阳观的镇观之宝——朝斗台和《圜天图说》。纯阳宝殿东北边的一栋四方型碉楼式建筑,便是广东最早建立的天文台——朝斗台。该建筑比香港皇家天文台建立还早几十年。纯阳观的开山始祖李明彻编纂《广东通志?舆地略》时曾指出,朝斗台是为便于观测气象和星辰变化而修建的观象台。由于它建在山岗的最高处,登台远眺, 云山珠水、穗城风物尽收眼底。

然而李明彻祖师当年倾尽心力所著的天文学著作《圜天图说》一直不见踪影,为了寻找《圜天图说》,我费了多年心力。也许是自己的这个心念感应了祖师爷,终于在2003年,从民间收藏家手里和中国道教协会的藏经阁里, 找到了一套原书,并复制了50套,让广州市民看到广东天文学的代表作。

(作者系广州市道教协会会长、广州纯阳观住持、广州增城何仙姑庙住持)

| 关闭
首页 | 机构介绍 | 理论政策 | 多党合作 | 党外知识分子 | 新的社会阶层 | 港澳台海外 | 民族宗教 | 基层统战

粤ICP备18005194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244号
版权所有:中共广州市委统战部 | 网站声明 | 联系方式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